【健康报新闻频道】【聚焦县域资源整合·走进浙江(下)】让不同的“1”发生化学反应
2019-05-20 08:41:08 来源:浙医二院长兴院区 浏览:401

聚焦县域资源整合·走进浙江(下)】让不同的“1”发生化学反应

从“双下沉”到升级版的县域医共体建设,浙江省进行着一场“刀刃向内”的改革。改革走向深入,怎么把人财物从整体上打通,真正把人事任免、收入分配等权利还给医共体?面对前行路上的“硬骨头”,改革者们用智慧和担当谋划着现在和未来。

 

 

找到放与管的契合点


 

在浙江省推进县域医共体改革,构建整合型医疗服务体系过程中,“简政放权”是一个关键词。

 

在浙江省长兴县,管理模式改革的第一步,是医共体集团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,集团院长(书记)任命权交由县医共体集团管理委员会,给予院长充分的管理自主权。同时,县卫生健康局负责牵头开展公立医院绩效考核,县人力社保局、市场监管局、财政局等按照责任分工,提供相关指标的评价数据,对相关指标评价结果的科学性、真实性、可靠性进行核查;成立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,向县级医院统一委派总会计师,为县级公立医院的健康发展提供决策、监督保障。

 

“从我们的角度来讲,放权是必须的,但需要有一个过程。在目前的过渡期,卫生健康局仍需要发挥一些指导作用。”长兴县卫生健康局副局长敖新华举例说,医共体人员的任命和提名都由集团决定,但需要与卫生健康局共享信息。“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卫生健康局不会反对。一两年后,医共体运行顺利流畅了,这个中间环节就可以取消。”

 

改革中,医共体牵头医院负责人被赋权,相当于承担了半个卫生健康局局长的角色。对此,敖新华提出,医共体建设给政府部门行政管理理念和手段带来了变化,避免对医院给予过多的行政干预,才能提高医共体的积极性和运行效率,“这不意味着削弱卫生健康局的权力”。现在,要建设医共体财务、人事、医疗等六大中心,这是一个慢慢加强的过程,卫生健康局会有一个过渡期的指导方案,医共体运行效率提升后,行政干预会更少。

 

监管和考核,是县级卫生健康部门职能转变后要抓的重头戏。传统的考评机制针对的是单体医疗机构,而今后考核评价的对象是医共体。“我们要把工作做进去,把身份跳出来。”德清县卫生健康局局长马建根说。“虽然一部分管理权转移了,但政府对县级医院、乡镇卫生院的基本建设、财政投入等,依然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。这个责任不仅不能削弱,还应得到加强。”

 

根据构建整合型医疗服务体系的要求,浙江省卫生健康、编办、发改、财政、医保、人社等相关部门转变职能、下放权限,实施医共体内唯一法定代表人的治理架构,落实医共体人事管理、财物调配、收入分配、职称晋升评聘和医疗业务发展等经营管理自主权。“我们要把原来政府部门过多干涉的内部人事任免、收入分配、业务发展权等还给医共体,把原来政府部门行使的人才招聘、职称评聘等交给医共体,做到‘既要管好、更要放活’。”浙江省卫生健康委主任张平说,“改革需要找到放与管之间的契合点”。

 

资源一站配 政策一门同


 

人财物的贯通是医共体运作的核心,也是改革的难题。长兴县人民医院院长徐翔坦言,医共体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,一路上会遇到很多未知的困难,“从单体到集团,不是简单的‘1+1’,如何让不同内涵的‘1’发生化学反应才是最大的挑战”。

 

在徐翔看来,只有县级和乡镇人员双向流动起来了,医疗技术才能不断提升。“2019年,人员动起来了。”按照徐翔的计划,一方面,县级医院要派驻更多高年资医生、护理骨干和临床药师入驻家庭医生签约团队,并参与临床和病房的管理。另一方面,乡镇卫生院要分批安排人员到县级医院进行3个月~6个月的业务轮训,参与院内各个学科的专家培训等。

 

“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,管理要统起来。”徐翔说,长兴县人民医院计划在县政府规定设立的人力资源、财务、后勤服务、医疗业务、健康服务、资源信息共享六大管理中心基础上,增设院感管理中心和医保管理中心,确保院感安全和医保基金安全。

 

“我们深深体会到,要做好医共体,关键要念好‘共’‘连’‘强’三字经。”德清县武康健保集团院长、德清县人民医院院长盛伟说,“共”就是融合,重点做好机构、管理、人员、保障、信息和服务六个一体化;“连”就是打通集团内各部门、各院区的各个服务环节,优化服务流程,通过集团内资源的合理调配,为百姓提供连续、高效、便捷、优质的医疗健康服务;“强”就是强基层、强能力,通过集团内优质资源的流转和共享,比如在基层开设全科-专科联合门诊、专科医生工作室、康复联合病房等,快速提升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。

 

深度融合要攻克不少难关。比如在德清,盛伟是德清县武康健保集团10家单位的唯一法定代表人,但在医共体内部,10家法人单位仍然保留。由此带来的问题是,从财务角度,10家机构之间仍然“分灶吃饭”,而“分灶”就可能带来争抢。对此,德清县卫生健康局局长马建根介绍,下一步会深入推进集团内部管理一体化,调整集团机构设置,使集团成为一级法人机构,所有下属成员单位为二级法人机构。取消集团各成员单位账户,设立集团财务总账户,各成员单位设子账户。

 

“对大医院来讲,帮扶县域医共体要建立长效机制,实现‘要我去’和‘我想去’之间的有机结合。”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建安说,大医院既要有情怀和理想,又要建立多途径、多角度的长效机制,在自我发展与责权利统一方面找到平衡,“这非常值得探索,未来对于怎样和县级管理、地区管理有机结合,要做更多探索”。

 

今年,浙江省70个市(县、区)医共体建设要全部铺开。对此,张平表示,在县域医共体建设中,各地要确定任务清单,资源一站配、政策一门同、声音一个调,“改革不是敲锣打鼓,不是轻轻松松,比认识更多的是决心,比办法更多的是担当”。

 

马伟杭则表示,要确保实现医共体建设的目标和要求,还需要强化公共卫生和健康管理服务能力,强化家庭医生签约服务,真正强化县域医共体合理诊疗、预防保健和健康管理工作,探索将公共卫生机构融入集团绩效考评体系等。

 

医联体建设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,离不开“互联网+”的助力。数据“跑起来”,群众才能“少跑路”。据介绍,下一步,浙江省计划以深化医疗卫生服务领域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为总引领,以县域医共体建设为主引擎,以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服务为支撑点,推动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从“点上突破、面上推广”转向“点面融合、系统推进”。


文/健康报记者 李琳 特约记者 林莉